江西天豪仪器设备有限公司 > 行业新闻 >

学界会诊一季度数据

时间:2016-04-22 17:43

来源:www.tianhao453.com作者:天豪仪器设备点击:

“GDP增长成功守住了年度目标,但是GDP增长的结构基础不稳定、需求力量不足。”4月17日,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下称“国发院”)发布的最新研究成果称。
 
研究显示,2016年1季度,我国各项宏观经济指标明显改善,但是经济下行的风险依然很大。主要价格指标回暖,经济景气指数回到扩张区域,但由于需求力量的支撑不足,经济尚未摆脱通货紧缩风险。
 
此外,外汇储备止跌回升、人民币币值趋稳,但是外汇储备持续下降和人民币贬值的风险依然存在。货币和融资环境宽松,但在未来一段可能出现货币环境宽松和融资环境紧张的状况。
 
国发院建议,以基础设施和社会安全网络为切入点实施更加积极的财政政策,在进一步放松货币政策的同时避免融资条件的背道而驰。同时切实提高对跨境资本流动的管理能力,防范国际收支风险与国内债务风险以及房地产风险的相互叠加。
 
基础不稳 需求力量支撑不足
 
国发院、人大经济学院、中国诚信信用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等当日联合在京主办“中国宏观经济论坛”宏观经济月度数据分析会。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于春海代表课题组对2016年1季度的宏观经济数据进行了分析与解读。
 
数据显示,2016年1季度,GDP同比增长6.7%。其中,第一产业增长2.9%,第二产业增长5.8%,第三产业增长7.6%。“1季度宏观经济运行态势良好,为守住6.5%的年度目标奠定了基础。”于春海认为,第三产业增加值相对更快的增速也推动了产业结构的进一步改善,第三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达到56.9%,比上年同期提高了2个百分点。
 
但他同时表示,必须注意到,6.7%的增速也创下了2009年1季度以来的新低,增长速度下行的趋势并未逆转,总体经济依然处于缓慢的探底期,经济复苏的迹象尚未全面出现。
 
国发院当日发布的《中国宏观经济论坛月度数据分析报告(2016年4月)》称,在供给方面需要关注的是第二产业中的工业和第三产业中的房地产行业。3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实际增长6.8%,比1-2月提高了1.4个百分点。工业增加值增长对第二产业增加值增长的贡献率在80%左右,由此,3月工业增加值的超预期回升使得第二产业在1季度的增速提高了0.4个百分点左右。
 
“那么,工业的超预期回升是否能够持续下去?”报告分析认为,分大类看,采矿业和制造业增速在经过1-2月的大幅下滑后,在3月出现明显反弹。分企业经济类型看,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的增速由负转正。分产品看,几种主要的过剩工业产品的产量增速在3月均明显提高。其中,水泥、生铁、粗钢、钢材和有色金属等,增速由负转正;原煤和焦炭产品继续下降,但下降速度明显收窄。
 
“过剩行业、企业和产品重新恢复正增长,这显然不可持续的。”于春海说,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存量调整政策的全面启动,工业部门的增速将会继续探底。
 
今年3月,房地产开发企业商品房销售额同比增长64.4%,比1-2月的累计增长率提高了20.8个百分点。房地产行业的增加值率约在80%左右,该行业对第三产业增加值增长的贡献率在13%左右。由此,3月房地产市场销售的迅猛扩张使得1季度第三产业的增速提高了0.7个百分点左右。
 
于春海说,考虑到政策层面的调整趋势,越来越多的地方开始收紧房贷政策,并加强对房地产市场违规操作的管控和打击,因此,房地产销售的火爆状况及其对第三产业增速的提升作用具有很大的不稳定性和不确定性。
 
上述报告还对消费、投资、对外贸易进行了分析,认为消费需求名义指标的改善主要来自消费价格的温和上涨,扣除价格因素后的实际增速继续处于近年来的低点,没有明显的改善迹象;基础设施投资增速的提高应该主要源于中央政府财政政策刺激;出口还不具备持续正增长的条件。但由于主要产品的进口量依然保持增长,一旦国际大宗商品价格触底反弹,我国的进口额可能会快速增长。如果出现这样的情况,我国的贸易收支就可能从“衰退式顺差”过渡到“衰退式平衡”,甚至进入“衰退式逆差”。
 
上述报告认为,“过去一段时间内,政府干预房地产市场的政策似乎类似于去年政府干预股市的政策措施”,无论是从行业结构看、还是从总需求结构看,GDP增长的基础都缺乏稳定性和可持续性,需要警惕短期中过于依赖房地产行业的风险。
 
整体经济尚未摆脱通缩风险
 
最近一段时间,“蒜你狠”又卷土重来。有调查数据显示,北京六里桥附近的菜市场里,大葱零售价在6.5元/斤到7元/斤左右,大蒜的价格也在10元/斤左右。在海南省海口市,蒜头价格都在每斤8元以上。
 
统计部门的调查数据显示,2016年3月,CPI当月同比增长2.3%,与2月份持平,维持在2014年以来的高位。从分类指数看,3月份食品烟酒价格同比上涨6.0%,影响CPI上涨约1.78个百分点。
 
在其他七大类价格中,也仅有交通和通讯价格同比下降。受春节后鲜活食品和部分服务价格回落的影响下,3月份CPI环比下降0.4%。从分类指标看,食品烟酒价格环比下降1.3%,带动整体CPI环比下降约0.4个百分点;在其他七大类价格中,衣着、居住、医疗保健、其他用品和服务价格继续环比上涨,交通和通信、教育文化和娱乐、生活用品及服务价格环比下降。
 
1~3月,CPI累计增长2.1%,与上年同期相比提高了0.9个百分点。其中,消费品价格上涨2.2%,与上年同期相比提高了1.3个百分点;服务价格上涨了2.0%,与上年同期相比提高了0.2个百分点。非食品类CPI累计上涨1.1%,与上年同期相比只提高了0.3个百分点;剔除食品和能源的核心CPI累计上涨1.4%,与上年同期的增速持平。
 
国发院报告称,1~3月,CPI累计增速不仅高于非食品CPI增速,而且高于核心CPI增速。这意味着能源依然是压低CPI增速的因素,而食品则转变为推高我国CPI增速的因素。在食品价格迅速上涨的带动下,消费品价格增速一举超过服务价格增速。
 
在生产者价格方面。2016年3月,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同比下降5.2%,与上年同期相比降幅收窄0.48个百分点;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同比下降4.3%,与上年同期相比降幅收窄0.26个百分点。
 
于春海说,对比3月份的当月变化与1~3月份的累计变化,可以看出,工业生产者价格指数的改善主要是发生在3月份。化工原料和农副产品购进价格的降速收窄了1.5个百分点以上,是推动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改善的主要动力。
 
“需要注意到,无论是消费方面还是工业生产方面的价格回暖,依然还缺乏足够的需求力量支撑。”于春海说。
 
1~2月,M2和社会融资规模都保持较快增长,显示当前的货币和融资环境较为宽松。“但需要关注的是社会融资规模当月增量的异常变化。”于春海说,1月份,社会融资规模当月增量同比增长67%。2月份,社会融资规模当月增量同比下降43%,环比下降77%。对于这种异常变化的部分解释是,受2月份春节的影响,一些融资业务被提前到1月份执行或推后到3月份执行。
 
“但是这种解释的合理性是值得怀疑的。2014年和2015年的春节也都是在2月份,但是当时都没有出现类似的异常变化。”于春海说。
 
经济活动重回扩张区域
 
上述报告称,3月份,我国制造业PMI为50.2%,比上月上升1.2个百分点,自2015年8月以来首次回到扩张区间;非制造业商务活动指数为53.8%,比上月上升1.1个百分点,非制造业扩张步伐有所加快。制造业和非制造业PMI的双双反弹,预示着我国经济活动重回扩张区域。
 
“但必须看到,经济活动扩张的基础并不坚实。”于春海说,经济活动扩张的背后,既有前期刺激政策的作用,也有春节后效应的作用。随着春节后效应的逐步消失和政策刺激效果的边际递减,经济活动的扩张趋势能否持续,是值得担忧的。
 
分析会上,东兴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银国宏表示,1季度数据是好的,但从结构上分析仍存在很多担忧。“短期担忧的是一季度房地产价格的上涨。因为过去很长时间货币政策调整的一大制约因素是房地产价格。”银国宏认为,长期来看,应关注产能过剩与杠杆居高不下的矛盾,关注货币政策宽松与资产价格高位的矛盾等。
 
国泰君安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任泽平表示,“目前对通胀并不担心,反而更担心泡沫,主要是房地产泡沫。”
 
“1季度,许多宏观经济数据都显示经济出现了显著改善。”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宏观经济研究室主任牛犁表示,但眼下要特别关注民间投资大幅放缓的问题,表明市场活力不够。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研究所联席所长毛振华表示,“债券市场的违约问题已在多点爆发,要引起特别关注,并防范可能出现的风险。”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执行院长刘元春认为,“中国经济目前已到了触底反弹的关键时点。政府的动力结构已发生改变,由中央政府积极、地方政府不来气的局面,变成了地方政府积极拉动投资和经济增长。”刘元春说,地方政府的行为模式已经发生变化。此外,财政、货币政策的传导机制也已出现回归,并发挥着积极的作用。
 
国发院上述报告建议,以基础设施的建设和社会安全网的构建为抓手,实施更加积极的财政政策。加大财政对三大类基础设施的投资,以弥补房地产市场行情调整带来的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速的快速回落。
 
报告认为,在保持宽松货币政策环境的同时,应防止实体经济部门融资环境的紧缩。“进入4月份,主要食用农产品价格和多种生产资料价格都已经开始回落。这意味着我国经济尚未真正摆脱通货紧缩的风险。为此需要继续保持宽松的货币政策环境。”于春海说,目前我国各种期限的贷款利率均维持在4%以上,具有很大的降息空间。
 
报告说,同时,PPI的下降速度超过了4%,这意味着降息政策是极其必要的。2015年以来虽然央行多次下调存款准备金率,准备金率水平现在还在15%以上,仍然具有很大的降准空间。
 
“外汇储备持续下降和人民币贬值的风险依然存在,需要切实提高对跨境资本流动的管理能力。”报告建议,在研究和规划人民币加入SDR后的金融开放策略的同时,提升对跨境资本流动的管理能力。尽可能缩小名义金融开放度和实际开放度之间的差异,提高跨境资金流动的可观察性和可控性。
 
 
 
4月17日,“中国宏观经济论坛”之宏观经济月度数据分析会现场。摄影/章轲
 
 
 
 
【责任编辑:admin】
热门文章 更多>>